剧作家李凖的新春贺卡 一卡再用还有这样一段奇缘 北晚新视觉

日期:2018-12-26 点击:

  在电视里听到“棒打狍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这句话,当时并不知道此典故出自何处。在编发杨庆华《老兵新传及北大荒记忆》这篇稿件时,才知道是著名作家李凖编剧的电影《老兵新传》中的一段台词。如今李老已离开我们十八年了,但他的作品弘扬的奉献精神却还在激励着我们。

  提到李凖,蓦然想起他寄给我特殊贺卡的一段有趣故事。1998年初,手机短信拜年和邮件拜年已盛行,岁末年初还能收到两三封手写贺卡已颇感稀罕。其中李凖先生寄给我的一张贺卡格外别致。

  那是一个有着白色封套的多页贺年卡,封套的剪纸镂空处透出里层一个红色的虎头。在贺卡中心左页,李老用钢笔字竖版书写:“李红小姐:新年快乐,诸事顺遂!李凖 一九九八年元旦”。右页是英文印刷的红字Seasons Greetings(季节的问候)。再掀过一页,是印刷的汉字“恭贺新喜”,落款是“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 焦仁和敬贺。”

  收到这个有两人签名的贺卡,把玩再三,那直抵到心的质感,让我感受长辈祝福的暖意。一卡再用,焦仁和先生寄给李凖的贺卡,中心位置空白着, 在最后一页用钢笔字落款。我猜想,李老见前两页空着,就接力棒般寄给了我。而当时我并不知道焦仁和是何许人,直到2012年12月在台北偶遇他……

  如果李凖先生健在,今年九月是他九十寿辰。李老是我的作者,曾给予工作上的莫大支持,每次跟他约稿,他都不会让我失望。1997年是牛年,春节前向他约稿,他迅速寄来《丑年说牛》和《好鸟枝头亦朋友》等篇。1998年夏季,国内遭到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涝,中国作家协会举办了隆重的捐款活动,李凖、吴祖光、韩静霆等捐出自己多幅书画作品。李老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写过长篇小说《黄河东流去》。那天我去采访,他又提起书中写到黄河决口的往事。他捐的书法作品有一幅是 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他特别解释:“‘往圣’指的是治水的大禹。”他说,这次抗洪,他注意到科技抗洪的特性。科技人员在一线发挥了第一生产力的积极作用,从治水实践来看,既有愚公,又有智叟……

  那次他还问起我的名字。我说是父母的姓加我自己的名。他风趣地问:“那你是赵明诚和李清照的后代吧?”我说是父母平等,体现家庭民主。李老听完哈哈大笑:“老李家的人都很要强呵。”

  2012年12月,由国家京剧院副院长于魁智,一团团长李胜素率领的国家京剧院一团带着六台大戏赴台北进行第16次公演。这也是继1993年首次开启两岸文化交流,京剧院赴台演出的第二十个年头。我和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政协报》的记者随团报道。

  演出开始前一天,国家京剧院在台北红馆艺术中心举办了“文化中国·名家讲坛”京剧普及讲座。台湾海基会原秘书长焦仁和先生虽然身患感冒,但在于魁智副院长的盛情邀请下,二人合作演唱了《珠帘寨》选段。

  记得《打金砖》演出前一天晚上,于魁智、李胜素带我们和他们的几位老朋友共进晚餐。于院长介绍说,焦仁和先生有台湾“第一大票”之称。

  见记者不解,焦仁和解释说:“这出戏演员要唱、要翻、要摔,而且唱时不能听着气喘吁吁的。尤其是后面太庙惊魂的表演更见功力。演员在唱的同时既跌扑,又旋转,三次重摔对五十岁的人来说,很不容易的。”

  听他们聊天,我却走神。焦仁和?我想起了李凖贺卡上的的名字。当我说起这件事时,焦先生笑着给大家解释说:“李凖,中国作协副主席,剧作家……”

  “上帝真不饶我们,一下子二十年过去了,我从当时的小女生,变成了很壮观的老女生。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二十年前风度翩翩的小伙子,二十年后呢,于院长还是那么帅啊。” 餐桌上的老友们在感慨岁月流年。

  “二十年啦,梅葆玖、袁世海、张学津都来过台北,盛况空前啊。有一次,‘汪辜会谈’在新加坡举办,我在台北,天天跑去看戏。他们找不到我了,我说去看戏啦。其实辜振辅也是戏迷。哈哈……”焦仁和笑谈往事。

  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,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,转载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北晚新视觉网”,并附上原文链接。

  二、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(作品)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。

 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,联系邮箱: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使用协议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xml地图 | RSS订阅
Copyright © 2014-2018 奥门银河123567com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