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信片贺年卡

日期:2019-04-16 点击:

  十几年前,每到年末的时候,我就要去市场上买一大堆各式各样的明信片或贺年卡,然后开始兴致勃勃地给远在异地或异国的朋友写几句祝福的话,再冒着冷风、骑着自行车去邮局给他们逐一发送出去。到了过年的前后,我也会陆续收到各式各样的明信片或贺年卡,然后有滋有味地欣赏这些朋友送给我的祝福。 过了好些年后,时兴了用电脑或手机发电子邮件和短信,明信片就再也不买也不写了。这样方便是方便了很多,快捷也快捷了,坐在家里动动手指头,摁几个按键,就把祝福的话写好了,再一摁就发出去了。有时懒的话,就群发一下或者转发一下,更是省心。 可有那么一天,我忽然感觉似乎缺失了些什么。 这些年来,我搬了好几次家,原先保留的好些明信片和贺年卡有的丢失了,有的找不着了。有一天无意中翻到几张旧明信片、贺年卡,看到朋友熟悉的字体,卡上漂亮的图案,再闻闻卡上残留的味道,我的鼻子忽然有酸酸的感觉。 有的贺年卡还是那种打开后有音乐或立体图案的,我慢慢打开后,就会听到那因为时间长久电力不足而飘出的如游丝一般的音乐声,便感觉像被一块磁石吸入了时间隧道,思绪刹那间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某个时刻,那时,那贺卡中的音乐声甜蜜、新颖,夹带着朋友的祝福,让我在寒冷的季节感受到朋友从远方带来的温暖。 当年这些通过明信片交往的朋友,除了国内的外,还有在美国的,在加拿大的,在英国的,在日本的,有的人平时并不写信,但每到过年却不忘寄明信片或贺卡。这其中有位日本企业的总裁,他非常喜欢《孙子兵法》,曾到中国来参加《孙子兵法》研讨会。与我结识并交谈后,他每年都会给我寄送明信片,从不间断,让我十分钦佩这位企业家的周到与持久。 另外有位加拿大的朋友,他是到北京学习汉语时与我结识的,他长得胖胖的,却非常喜爱瑜伽,只吃素不吃荤,跟我探讨过瑜伽的练习方法,并送给我好几本有关瑜伽的书籍。他回到加拿大后,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过年时互送明信片的习惯,这样坚持了十几年,后来改成发送电子邮件,有时他还把自己在加拿大游玩的照片发给我欣赏。前几年他再度来中国,特意约我见面聊天,甚至把他弟弟也介绍给我认识。直到今天,我们已经保持了20多年的联系,虽然平时也不联络,但每到过年,我们总会互致问候。 不过,很多当年互送明信片或贺年卡的朋友却都失去联系了。我搬家后没有给他们留新的联络方式,就再也接不到他们的祝福了。想想当初买那些明信片或贺年卡时,我往往都会精心挑选,看这张的图案或文字是否适合这个朋友,看那张的画面或香型是否适合那个朋友,然后认真想好祝福语写上,再把它们邮寄出去。而事实上,我也能想象出,他们也会同样认真地挑选那些明信片或贺年卡,让我看到明信片上的图案和文字时,或会心一笑,或默默会意,或感动,或沉思。 有时,我也会默默欣赏着朋友手写的字体,认真闻闻明信片或贺卡上的香味,想象朋友也做过同样的动作,就似乎能感受到朋友的体温,触摸到朋友的热情。但恍然间,这一切已经随时间而流逝,只留下一堆有些发黄的纸片和卡片,字迹也有些褪色,香味也不再留存,闻上去只有发霉的味道,这让我倍感唏嘘和怅然。 元旦已过,春节很快也到了,我只能拿起手机或打开电脑,发几句搞笑段子或祝福,在这些祝福中,看不到朋友熟悉的笔迹,也闻不到那别样的纸香味……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使用协议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xml地图 | RSS订阅
Copyright © 2014-2019 奥门银河123567com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