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特殊妈妈”的母亲节:“女儿”送上蛋糕贺卡(全文)

日期:2019-04-23 点击:

  昨日,“爱心妈妈”焦立曼在她创办的“恒爱之家”中,陪伴被救助的孩子们玩耍。

  5月10日,在位于清河的家中,看着儿子鹏鹏生前的照片,妈妈李丽萍忍不住再度伤心落泪。本版图片/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

  昨天是5月的第二个周日,母亲节。这一天,很多子女都向妈妈送上了节日的祝福和礼物。但也有那么一群特殊的“妈妈”,她们有的照顾着一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孤残儿童,却付出了比对亲生孩子更多的爱;有的照顾了40多个婴儿,却错过了自己孩子的成长期;也有人因意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,历经伤痛后准备再次做母亲。母亲节这一天,让我们听听她们的节日心愿。

  母亲节心愿: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妈妈的爱,有一个正常、完整、健康的家庭。

  昨天,焦立曼刚起床,就收到了三个“女儿”用橡皮泥做成的礼物,有三只“金鱼”,一个“蛋糕”,两朵“七色花”。“金鱼”有着黑色大眼睛,“蛋糕”上点缀着红色,“七色花”每个花瓣上有波点。“蛋糕”还旁放着小女儿写的贺卡,“妈妈,母亲节快乐”。

  为了这份惊喜,前天起,三个“女儿”就在家里鬼鬼祟祟的,焦立曼一推开她们的房门,三个小丫头就一起把她赶了出来。

  焦立曼的大女儿11岁,小女儿6岁,还有一个8岁的藏族女孩仁紫,也叫她“妈妈”。仁紫的爸爸在舟曲泥石流中丧生,焦立曼知道后,帮她找学校,安排她来北京读书,如今,仁紫与家中另两个女孩相处融洽。

  8年来,焦立曼从每月定期给需要帮助的孩子捐款,到自发成立“恒爱之家”帮助孤残儿童,爱心一直在延续。

  “妈妈来看你们啦,想不想妈妈呀!”昨日上午,焦立曼走进“恒爱之家”,8个月大的秀美扑腾着小手,想让“焦妈妈”抱抱。焦立曼抱着她,轻拍她的身子,秀美小嘴咧开,笑个不停。

  “恒爱之家”是一个简单的三居室,放着奶粉、尿不湿等宝宝用品。为了让冷冰冰的房间有家的感觉,焦立曼在墙上贴满各式各样的贴纸。

  2006年,焦立曼和丈夫一同来北京工作,热爱公益的她,经常去孤儿院做志愿者。她发现,一些偏远地区孤儿院和贫困家庭的残疾孩子,因为缺少良好的医疗条件,延误了治疗。她想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。2010年底,她在北京郊区租了一个农家小院,为来京给残疾孩子治病的困难家庭提供住所和生活用品。

  秀美就是焦立曼救治的孤残儿童之一。2013年11月,焦立曼得知河南一间福利院有一位残疾孩子需要救助,她坐了一夜火车来到医院,见到了3个月大的婴儿秀美,秀美患有严重的脑积水,急需紧急治疗。连夜,焦立曼抱着秀美赶回北京救治,2个月后,秀美康复了。

  秀美治疗的成功为焦立曼增添了信心,之后陆续又有几名需要救治的孤残宝宝被送到她的怀里,为了给小宝宝们更好的康复环境,2013年底,焦立曼租了一个三居室,成立了“恒爱之家”。

  现在,“恒爱之家”里有7个孩子。由于还要上班,焦立曼聘请了几位阿姨一起帮忙。每天下班后,焦立曼都会来到“恒爱之家”看看宝宝,一般晚上8点才会离开。

  今年春节,照顾宝宝的几位阿姨回家过年,焦立曼带着两个女儿留在了“恒爱之家”照顾秀美和另一个小宝宝。两个宝宝才几个月大,需要人无时无刻的照顾,两个女儿年龄还小,也需要妈妈陪,这让焦立曼犯了难。

  一天,焦立曼哄着秀美的时候,小女儿也想让妈妈抱,焦立曼让小女儿坐在左腿上,右边抱着秀美,突然,秀美一把揪住小女儿的头发,抓掉了好几根。

  让焦立曼欣慰的是,随着两个女儿一天天长大,也慢慢开始理解她。“看到我忙不过来了,小女儿会给宝宝冲奶粉。”焦立曼说,两个女儿会陪宝宝玩游戏,会在宝宝饿了时冲奶粉,困了时哄她们睡觉。

  几年来照顾孤残儿童,焦立曼付出了比对亲生女儿更多的关怀和爱。焦立曼说,孩子记不记得她并不重要,只希望他们今后在完整的家庭中,健康成长。(新京报记者 李馨)

  孩子的病治愈回家后,我虽然会想念孩子,但我会选择不再与他们联系,我不希望他们记得自己被疾病折磨的经历。孩子记不记得我并不重要。——爱心妈妈焦立曼

  “妈妈,节日快乐,永远健康、年轻、美丽,爱你哦。”昨日上午6时许,收到儿子发来母亲节短信的张巧敏乐得合不拢嘴,以往每到这个时候,只要母子俩在一起,儿子都会用零花钱买来一枝康乃馨送给自己。今年儿子在外地上大学,一大早,就给她发来了祝福短信。

  张巧敏从河北老家来京做月嫂已经8年,她先后照顾了45个孩子,成为了他们的第二个“妈妈”。

  5月4日,刚刚结束一个月工作的张巧敏来到一所社区内的婴管中心,接两岁半的双胞胎龙龙和豆豆回家。张巧敏从他们出生开始,照顾了他们一年半。

  “阿姨,你来啦,我们好想你”,龙龙和豆豆一看到张巧敏出现在婴管中心的门口,撒了欢地跑过去,一左一右地抱住张巧敏的两条腿,就是不撒手,张巧敏乐呵呵地带着两个宝宝回家。

  2012年开始,双胞胎宝宝的家人雇用张巧敏当月嫂,照顾两个宝宝的生活起居。

  每天,张巧敏每隔几小时喂宝宝喝奶、吃辅食,睡觉时,宝宝的小床挨着张巧敏的大床,“宝宝一动,我就会起来看看,是尿了呀,还是饿了,宝宝睡着了,我再继续躺下。”张巧敏说。

  为了让宝宝早日学会说话,张巧敏每天给宝宝讲故事,教他们认东西,终于在9个月时,双胞胎宝宝学会了叫“爸爸、妈妈”。听到宝宝张嘴说话的那一刻,张巧敏开心极了。

  一般来说,月嫂在一家只工作一两个月,可张巧敏在双胞胎宝宝家一待就是一年半,宝宝越来越依赖张巧敏,宝宝的妈妈也跟张巧敏以姐妹相称。直到2013年5月,张巧敏的儿子快要高考了,她才不舍地告别了双胞胎宝宝,离京回到老家,照顾儿子。

  8年前,张巧敏离开还在读小学的儿子来京工作,儿子从小就养成了独立的性格。几年前,张巧敏一次休假后回到老家生病了,儿子说,“妈妈,我给你煮碗面吧”。张巧敏回忆,“那时候孩子上高二,给我做的面条热乎乎的,别提多香了。”

  在张巧敏的照顾下,儿子很努力,考上了河北省一所外国语院校。“儿子很懂事,最近他头疼,从学校回到老家自己看病,没跟我说,还给自己买了排骨,说要补补。”张巧敏说。

  儿子上大学后,张巧敏虽然不在双胞胎宝宝家继续工作,但和这人家的联系并没有中断。

  每到她休假时,宝宝的妈妈准会给张巧敏打电话,让她来陪宝宝待上几天,张巧敏在宝宝身边,她可以放心干自己的事情。

  每次双胞胎宝宝一见到张巧敏就会响亮地问声“阿姨好,我们想阿姨了”,然后一直拉着她说个不停,“阿姨,今天学校教了新的儿歌,我唱给你听”,“阿姨,今天学校教了新的游戏,你看,可好玩了”。

  当张巧敏假期结束,准备离开时,两个孩子准会哭着,抱着她不撒手说,“阿姨,你别走”。

  8年来,张巧敏共照顾了45个孩子,其中最短的1个月,最长的1年半。“每次告别一家人的时候,都不敢回头看,一回头看就会哭,舍不得孩子,”张巧敏说,但即使不在雇主家工作,她也会和宝宝的妈妈们互加微信,看看宝宝最近的成长。(新京报记者 李馨)

  对每一个小宝宝,我都付出了比对自己孩子要多的爱和关心,让我欣慰的是,儿子很懂事,理解我。 ——保姆妈妈张巧敏

  母亲节心愿:希望逝去的儿子能上天堂,吃着生命果,在生命河边玩水,从此无忧无虑。

  李丽萍早上7点就醒了,然后煮了一锅番茄鸡蛋汤。换作平时,李丽萍一家随便吃几个馒头就能把早饭对付过去。

  吃完早饭,李丽萍带着儿子李嘉鹏到朋友家聚会。这是虔诚基督徒的习惯,在周日进行家庭聚会,以纪念耶稣复活。

  在李丽萍心里,2013年母亲节发生的这些事历历在目。今年母亲节前一个月,她却失去了儿子。

  4月4日,6岁的李嘉鹏放学后外出玩耍,一直没回家,夜里11点,邻居在附近的拆迁工地里,发现了溺水身亡的李嘉鹏。

  李丽萍昨天一直待在家里,有时候她会拉开抽屉,翻出鹏鹏的照片——那是六周岁时在照相馆拍的,照片中的李嘉鹏咧着嘴笑着,样子特像母亲;有时候她又会拿出平板电脑,翻看李嘉鹏的自拍照;她还会拿出圣经,翻看以往念给儿子听的段落。

  在李丽萍的眼里,儿子鹏鹏甚至比丈夫李宝华更理解自己,不仅晚上会帮劳累一天的自己打洗脚水,在夫妻俩吵架时,鹏鹏总是会抱着自己安慰道:“妈妈你别哭,我不想看到你们吵架。”

  昨天既是母亲节,也是礼拜天,如果李嘉鹏还在,李丽萍应该会带他去家庭聚会,听牧师讲圣经里的故事。李丽萍回忆,鹏鹏学习成绩一般,不过记忆力很好,圣经里100多字的祷告文,念两遍就能背下来。

  李嘉鹏最喜欢圣经新约启示录里,关于天堂的描述:一道生命水的河,明亮如水晶,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。在河的这边和那边有生命树,结十二样果子,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。

  李丽萍认为这和孩子的成长环境有关,一家三口一直住在破烂的平房里,经营着一家旧电器维修店,仅能维持日常的基本开支。鹏鹏总是会跟李丽萍说:“妈妈,等我长大后一定要给你买漂亮的房子。”

  鹏鹏走后,李丽萍常常梦见孩子上了天堂,吃着生命果,在生命河边玩水。李丽萍有时也会“残忍”地认为,鹏鹏走了未必是坏事:“在天堂,他不用为了上学、找工作、结婚、买房而犯愁,无忧无虑也挺好的。”

  李丽萍现在更多的时间都是躺在床上,她已经有了8个多月的身孕。“医生常常吓唬我说,别太伤心了,不然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。”李丽萍笑着说。

  李丽萍去年10月曾经告诉鹏鹏怀孕的消息。李嘉鹏当时并不相信:“别人怀孕肚子都是又大又圆的,你的肚子都没鼓起来,肯定是骗我。”

  后来李丽萍去医院照B超,鹏鹏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或妹妹,他正在妈妈的肚子里活动,嘴巴在喝水,小手像在抓着东西。李嘉鹏当时对着母亲说:“等他长出来后,我帮你好好管管他。”

  如今,鹏鹏已经离开李丽萍一个多月了,夫妻俩想起时仍会不自觉地流下眼泪,而一谈起即将出生的孩子,又会流露出笑容。

  对于即将出生的孩子叫什么名字,夫妇俩还在“争执”。李丽萍希望叫孩子李恩乐,感恩、快乐,不过李宝华认为这名字太俗了。李丽萍只是希望,这个孩子也能像他哥哥一样懂事。(新京报记者 吴振鹏)

  那天鹏鹏说要出去玩会儿,我随口答应了。如果知道他会因此离开我,无论多忙,我都会陪在他的身边。希望他在天堂,从此无忧无虑。 ——丧子妈妈李丽萍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使用协议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xml地图 | RSS订阅
Copyright © 2014-2019 奥门银河123567com 版权所有